追蹤
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808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如果以後沒有了怎麼辦?

陣頭對我們台北小孩來說,真的是上世紀的事情了,老實說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可能還一度懷疑台灣還有沒有陣頭這種文化存在,因為小~~時候每次逢年過節就會有陣頭出來遊行,小孩子一定都衝到路邊圍觀,曾幾何時,這種文化就突然消失了,七爺八爺不在走上街,三太子爺也不會出巡,就連舞龍舞獅也只有國慶大遊行時才看的到了 (而那一點也不好看),要不是有《陣頭》這部電影,我真的以為陣頭早就不見了。

陣頭沒有不見,只是消失在天龍國了。

陣頭改良了!以前陣頭出來是敲鑼打鼓,現在陣頭出來是Sorry Sorry,傳統習俗是一樣的,該跳的要跳,該放砲的要放,只是太子爺造型變可愛了、也變親民了,看到人會跟你打招呼、擺POSE,有的戴太陽眼鏡,有的甚至還能夠配合不同族群而做出不同打扮。


↑虎爺看到我在拍他了,趕快YA一下!

↑這為阿美三太子真的很愛演......

當然,陣頭除了ㄤ仔以外,也有官將武將,台東每個宮廟陣頭官將武將的臉譜都有所不同,仔細拍下每個人肖像可以出個很精彩的攝影集,並且做出很棒的文化研究。


↑ 現在也有女孩子參與,不過女生好像不能開臉的樣子


小時候我最愛看大仙ㄤ仔,其實就是外表最令人害怕的黑白無常龜神蛇神千里眼順風耳之類的,而久違的地獄掛與神明掛這次也出現了,不知為何見到牛頭馬面黑白無常很開心......我說好想跟他拍照,一旁的學妹有言:「應該沒人敢讓你拍!」


↑ 牛頭馬面 (現在造型都不恐怖了)

↑ 白無常 (聽說白無常是上吊死的所以是吐舌頭,黑無常比較矮所以被人群遮起來了)


↑ 哈囉,千里眼~



↑ 嗨,順風耳



↑ 龜神 (我跟他不熟)

 
↑ 蛇神 (我也不太熟)

其實地獄掛的因為是不好的,所以都會放炮炸他們 (是真的很猛烈的鞭炮炸,我都會跑去卡車旁邊躲起來,以免被流彈砸到),把晦氣炸走,所以地獄掛常常都是被炸的坑坑疤疤,實在很佩服那些在裡面的人。而神明掛的都會在前面掛著餅乾,讓小孩子扳去吃,保佑他們乖乖長大,我這次有吃到,所以我也會乖乖長大......(?)
 
在台北消失的東西,其實還確實存在在天龍國以外的地區。陣頭對天龍國以外的人而言,不是只有官方或廟方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大事。這次遊陣頭因為是官辦,所以警察出動圍街維持交通,但是也聽說因為如此,今年的陣頭比較難玩......也對,什麼事情有了官就會變成無趣,那官為什麼還這麼愛插一腳呢?這就不是我們這種平民老百姓能講的了......

回到所有人的大事這個橋段,這次遊陣頭真的可以看到一個宮廟所有人集體出動,因此卡車上有老人小孩,大家都一起參與。


 
不只有小孩開車,還有小孩打鼓,總之,這是一個屬於所有人的嘉年華,不分年齡,也許有分性別 (這真是沒辦法的事)。

↑ 辣妹勁舞團也已經變成了台灣庶民文化的一個特色,聽說去年沒有,今年陣頭我至少看見三個團。

因為神明也是人扮的,所以有時候一些漏網鏡頭挺有趣的。
↑有時候就會出現這種Kuso的畫面 (其實他們是在休息)

↑ 神明在開會...???

現在海尼根也會贊助了? (應該只是賣酒的洋行啦~)

台北小孩到底是幸還是不幸?也許他們有最好的物質生活,自以為走在時代尖端,不過文化卻如同所有的大城市一樣,流失到乾涸之後就甚至忘記了它曾經存在過的事實。有一回我發現我哥哥姊姊的孩子居然沒看過歌仔戲,甚至連歌仔戲是什麼都不知道,這件事情讓我大為吃驚,每天都在想「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現在的孩子,也許家裡有舞台電腦,卻從來不知道陣頭是什麼,也沒見過千里眼順風耳更不曉得三太子,甚至自己的父母會灌輸他們一種「這些東西很不入流、很吵,那些人都是壞孩子、黑道」的錯誤想法。當自己乘坐在天龍國的雲端,會不知道草根庶民的甜美,這些宮廟在地方收留不適合念書、家境有困難的孩子,讓他們可以好好成長,成為社會穩定的主要力量,而台北人卻因為與自己的生活型態不符合而放棄了他們,讓自己的孩子忘了自己的文化,我覺得這是另一種悲情,台北才是新一代的「悲情城市」。

最後還有幾張照片沒放出來:我最喜歡的大龍,跟我最驚訝的炸邯鄲 (差點被炸到好恐怖啊~)


炮手是很重要的,不過我只拍到放沖天炮,真的在炸轎子跟地獄掛的人時,我都跑去躲起來。

炸完就是一條街變成紅地毯。

然後有人得要把地毯刮乾淨。


下一次在看到這種場面,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這些東西要沒有了,我們台灣人還剩下什麼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