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8049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課本上沒教的事

 



茶葉市場,處處都是中國字,大家都忙著把茶葉賣給洋人,為何只說洋人?只能說,身為台灣人,就算不是天天喝著台灣茶,喝過一兩次也知道他們的茶其實頂多做茶包,談不上香氣,更沒有晶透的茶色,對我們而言,這種東西是一眼被看穿,對於洋人而言,反正有寫上中國字的茶都是難得的好茶,只要有濃濃的茶味就是好茶,所以在這裡會大量消費;因此,當一個說中文的人到了這裡,店家對你沒有熱情款待,可別太介意,因為他們很清楚你不會是他的客人,你也最好別是,否則買回去會被人家笑死。

 

 

別這樣說,這裡茶產業是很重要的產業。

 

 

前一天晚上,新生旅館的賀大哥就熱情了開了酒跟我們聊開來!碰巧遇上了晚上來閒晃、下午搭雙條時遇上的吳伯伯夫婦(改口叫伯伯是發現原來他們倆比我爹娘年紀還大),我們說好隔天一起包車出去玩,四個人分1600的車資,因為在美斯樂如果不騎摩托車就等於沒腳,對於我這個與輪子無緣的傢伙,包車是最好的選擇了,於是我立即答應了吳伯伯,而臭小鬼則是一付不甘願的結屎臉。

 

為什麼呢?哪個高中生不想騎車?

 

起了個大早,照慣例要與小鬼有一番晨間的掙扎,終於把他弄醒之後(還是遲到了半小時),我們搭著一個華人的車出發,然後大約四小時就結束了,中間不必贅述,因為美斯樂原則上沒有什麼景點可言,如果你不是騎車自己四處隨意亂晃,享受那種自由,其實想看景點的心態是會讓你覺得很無聊的;不然可以選擇在房間裡滾來滾去看看書打打字,要寫作來這裡可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這一趟逛了茶園,茶園景緻真的不賴,比起清萊的茶園面積寬廣並且幽靜多了,然後參觀了一個美斯樂最大茶園的老闆蓋的一個全世界最大可惜今日已經如同廢墟的石獅子,參觀了段將軍墓,參觀了義民文史館,參觀了興華中學,最後我要求司機,請他務必帶我們去少數民族村落看看,他開了一段,只帶我們到最外邊的村落,整個路況就已經相當顛踄,於是我們看了看拍拍照,就沒繼續拜託他往裡頭開,我怕我的腰又被顛壞了。


美斯樂是山區,滿山遍野都是茶。



茶業大亨建造的石獅,曾經是景點,現在則廢棄了。
要不是有隻聽話的小狗到現場,那會是個無趣的地方。

 

 少數民族村落的入口處,是一男一女一孩童的木人,在一個門框前。我問司機這是什麼意思,他的回覆是:「就是類似台灣原住民有殺人頭的習俗。」我沒有跟他解釋什麼,也沒繼續追問下去,因為我並不懂他的解釋,而他所說的那個「習俗」,我也只能說文化差異,不是一言一語可以說完的。


景點本身真的沒有可看性,不過人得從中間學到歷史。看完義民文史館,才知道,原來當初中共打跑蔣介石,一群反共的國軍只好撤到緬甸,然而軍隊的身份卻引起緬甸政府的反彈,認為這是一種入侵,於是這群孤軍只好被撤到泰北,所謂的國家不敢管他們,他們只好用自己的方法在泰北討生活,過得相當艱苦,有沒有身份。當時中共打入泰國的清萊省,於是泰國政府與他們交換條件,只要他們把共軍趕出清萊,泰國就給這群孤軍泰國身分證,於是這群軍人只好替泰國人打仗,把中共打出泰國,獲得一個在異地想辦法合法生活的機會。

 

 

然後,等到中華民國政府敢認他們的時候,就派人去蓋房子、作農業指導,文史館裡有不少大官來訪的照片,這種照片你看多了就會產生懷疑,會覺得不妙,好像這些大官只是來作秀似的。

 

經歷了這一切,你以為現在活在美斯樂的華人很討厭國民政府,有趣的是,好像又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他們老說台灣國民黨對他們多照顧等等,而這邊的孩子,白天到泰國學校上課,下了課到華文學校繼續上課,學中文對他們而言是這麼必然的事,因此有可能連五歲的孩子都會講中文,而你覺得他們會很怨,這種一天上兩種課的日子讓他們沒法下課去玩?我們的司機在帶我們去興華中學時,見到學校的一切,雙眼裡的懷念與感情,當他帶我們去義民文史館時,平常木訥的他開始熱情的講述這段歷史。我這一天的情感面相當錯亂,究竟他們對於中華民國是恨還是愛,我始終沒搞清楚,也不敢開口問。

興華中學
 

 後來我用自己的想法去揣測,這些人到底該做什麼樣的認同?是中國人、泰國人?中國人的話,是哪個中國人?既然堅決反共,就不可能是現在的中國;台灣似乎是離他們比較近的,畢竟許多孤軍子女後來都到台灣唸書,並且接受台灣政府的補助,然而,現在的台灣人大多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不再是他們當初心中的那個中國,所以他們是誰?

 

我想這個問題,既然我對這段歷史瞭解本身就很粗淺了,可能一堆踹測本身都是錯誤的,也許有哪位對歷史比較有研究的人可以告訴我,關於這方面的問題。

 

順便一提,後來發現台灣很多外勞其實是從泰北來的,而他們有的甚至是美斯樂來的,會講中文的美斯樂人,而想到有人歧視泰勞,我的內心又有了另一股錯亂感。

 

臭小鬼在山裡面跌跤時,幸好遇上了一個會說中文的小孩,帶他去找他會說中文的媽媽,然後替他沖洗。臭小鬼說,他後來給了一張20元給小孩,小孩的哥哥不願意收就跑掉了,小孩收下了,但似乎有點尷尬。我後來跟臭小鬼說,因為他們幫助你時,是真心的想幫你,並沒有想到要拿錢這種事,而你用金錢去感謝他們,反而讓他們尷尬了。世界上並非所有的善意都是為了錢。

 

臭小鬼聽了以後只有「嗯」一聲,我不清楚他懂多少。

 

本來美斯樂只打算待兩晚,然後就自行前往美賽跟清盛,但由於新生的氣氛整個太好,於是我決定多待一晚,然後直奔清萊,參加local tour去邊境。很多事情都是一念之間,如果我沒決定多待一晚,臭小鬼就不會跌跤受傷,而我對邊境之旅也會更滿意,但既然念轉了,一切也就改變了。

 

 

寫到這裡,我突然發現,也許那些選擇來這裡long stay的洋人並沒有錯,因為這裡本來就是適合發呆跟想事情的,說不定像我這種短期住客,才是最惹人厭的。

 

賀大哥在茶葉市場附近開了一家新生卡拉OK,生意不錯。最後一晚賀大哥帶我們去開開眼界。

 

於是我發現,昨天替我們開車的司機,其實正職是在賀大哥的KTV上班。

 

人生有很多奇妙的事,而有些奇妙,最好都不要去探究背後的細節好些。可是歷史,該知道的還是得知道。

 

美斯樂的一切,是課本上沒教、不敢教、還是懶得教的一環,不過人的人生,真的沒有什麼是可以被輕忽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