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行_「很神聖」的布達拉宮

也許我接下來的形容會令大家對於神聖的布達拉宮感覺幻滅,要進布達拉宮其實沒那麼簡單,首先它就是整個西藏最多人會去想去的「景點」,所有到西藏的人,都一定會走進布宮?為的是什麼?我不相信有多少人是為了瞭解西藏的歷史背景而來,唯一的解釋,只是因為這是最知名的景點罷了(包括我個人也是)。既然所有人都要去,表示那裡觀光客相當多,以西藏目前的局勢,加上布宮又是政治中心,所有的外地遊客都是會經過管制,門票要至少前一天去預訂,入宮之前還得排上長長的隊,通過比照登機般的安檢程序(安檢門、包包過X光機,檢查證件,另外所有液體包括引水、乳液,還有尖銳物如小刀、剪刀等都禁止攜入),最厲害的,是進入布宮主殿,當遊客眾多的旺季,每人限制待在主殿內的時間只有「一小時」。

 

一小時!這時間怎麼可能夠?不過我們相當幸運,來的時間是遊客「相對較少」的四月中旬,因此管理入殿的人員並沒有登記我們的進入時間,表示我們可以在裡頭自由地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只是你想要可能也沒那麼容易,遊客絡繹不絕,一團接著一團,殿內空間並不大,裡頭的僧侶及警察,只要有人稍有停留就會催促你往前,深怕擋到後頭的觀光客,因此想待幾個小時根本也是不可能的事,加上殿內禁止拍照,也許很多人也少了停留的動力。

 

布宮的殿內的一切代表了西藏許多歷史文化,在裡面,你可以找到每一位達賴喇嘛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就連十四世達賴喇嘛,在壁畫上都有他年輕時的肖像,但你可以發現,許多內地導遊在這方面會悄悄的跳過,就算是藏人導遊,在介紹時也會刻意壓低音量,原因不必極究,你如果連這都不了解也免來了。而在那裡我也第一次發現,藏人導遊跟漢人導遊解說的切入點也大不相同,如以「寫情詩」著稱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在位時間極短,我聽到漢人導遊的解釋是「因為倉央加措不守戒律,因此被速速除名」。而在藏人導遊的口中卻會成為「倉央嘉措寫的並非情詩,而是很隱晦的道經,裡面隱藏的是他對佛理的體悟,只是後人僅照字面翻譯,因此就被誤解成了情詩。」同一本歷史事件,在不同人的口中,居然出現了兩種結果,歷史如何如何,最終關係著接收者的信仰,說不定就只跟選擇iOSAndroid一樣簡單,而真不真,實不實?就只能埋在洪流裡,一去不復返。

 

在布宮,你愛歷史有歷史,殿內什麼都看得到,經導遊詳細繁複但同樣令我難以記憶的解說後,我還是記住了「入口處有五世達賴喇嘛的手印,因為他在閉關前交代親信大弟子要代為攝政,為了鞏固攝政者的權利,因此親自頒佈指令,並且以雙手手印代表其權威性」,只是對我而言,驚奇的不是在於那個指令,而是五世達賴喇嘛的手印就這樣被留下來了!即使在這麼多年之後,他的手印依然清清楚楚的留在宮內的牆上,任由有想象力的遊人去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布宮內留有諸位達賴喇嘛的靈塔,包括十一歲就圓寂的九世達賴喇嘛,不過最驚人的依然是五世達賴喇嘛的靈塔,據說上頭有一顆「從大象腦中找到的珍珠」,而我也親眼見著了那顆「珍珠」。大象腦中的珍珠!大象腦中的珍珠?這是一件超越我理解範圍的事情,如果只有文字記載可能我就把它當成神話來看待了,但這東西就實在在的在我眼前,在聖地的我的確需要讓自己的思考模式因地制宜。

 

以景點的功能性來說,布達拉宮的確是具備了「拉薩景點之尊」的地位。除了殿內的歷史文物與傳說以外,布宮本身面對拉薩居高臨下,殿外的景緻的確相當吸引人,如果你帶過去的是底片相機,那就只能「很殺底片」這句數位時代來臨後就跟著消失的形容詞來貼切表示。布宮總共有三種顏色:白色、黃色及紅色,三色可以有很多種解釋方式,我們的導遊是虔誠的佛教徒,所以他的解釋就是「紅色代表金剛,黃色代表文殊菩薩,白色代表觀世音菩薩」。解說解說,解釋解釋,一切都是在人,這是我在布達拉宮裡領悟到最高深的道理,其實這道理未必一定要來西藏體認,只是在這紛紛擾擾的氛圍裡,這種感受更強烈。


布達拉宮的主殿外,滿滿,滿滿,滿滿的都是觀光客,今天的這裡,就只是一個觀光景點了,中國的,香港的,台灣的,東洋的,西洋的,一下子全世界的族群都派人來踏上了這個你們說很神聖的宮殿。那天拉薩天氣很好,藍天,幾乎沒有白雲,白色的建築物跟藍天真的很襯,三彩的簾幕隨著風飛揚,把我們一行人弄得目眩神迷,我們都想用手中的相機,收下這簾幕、白牆、藍天的景緻,帶回家中,算是收藏,或是炫耀:「啊,我曾經來過布達拉宮!」

 

我們是遊人,但布達拉宮依然是屬於藏人,布宮外的轉經道,充滿了信徒,順時針的方向繞著布宮,手拿轉經筒,虔誠的祈禱。也許在那裡才是真正西藏的世界,別強說你瞭解。中午午餐,導遊帶我們去布宮旁的藏餐廳,我們一行觀光客魚貫進入,很驚人,因為所有人都轉過頭來觀賞我們了!但當時我們很開心,因為「可以體驗到當地人的生活模式」,我們吃當地人吃的藏麵,喝當地人喝的甜茶,一切是如此的新鮮特別。有兩個年輕人靠過來,說他們要在做大磕頭,需要經費,說穿了就是要來討錢的,導遊不願意處理這件事情,年紀最長的林大哥拿出了二十人民幣打發他們,其實我們都知道他們不是什麼磕頭的,只是我們一看就知道是觀光客,我們不了解當地的文化,所以好講話。事件一過,我們繼續延續著快樂新鮮的氣氛,好似什麼都沒發生過,但我們只是聰明,知道什麼事情該捨,啥樣的記憶該留。

 

這是很多人旅行時奉行的真諦,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只看到他人遊記裡靈氣逼人的一面,把我們感動得痛哭流涕,神心嚮往的,誰知道,人間就是人間,海拔再高,再怎麼靠近,都還是沒有什麼天堂的。

 

我一定是哪個記憶體出問題,才會專門開一個槽來儲存這種不愉快的記憶,而且還很犯賤的把它寫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