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行_然烏四月雪

走回房裡,室友依然平靜地埋在被窩裡,我很平靜的跟她說:「起床囉,下雪囉!」這下她可就打起精神來了,頭終於探出被窩說:「真的嗎?」

 

記得我室友在剛抵達西藏時曾經說過,她希望可以在這裡遇上一場雪,用雪叫她起床這招果真超有用。沒多久,走廊上傳來一陣興奮地尖叫聲,看來大家的精神已經被這場雪給激醒了。我對雪沒太大興趣,在法國東北部待了快四年,每年冬天必定要經歷幾場大雪,大到讓你哪兒都不想去,其實大雪讓交通封閉,鐵路不通,空路不順,其實不是你哪兒都不想去,而是你哪兒都去不成。下雪後,融解的白雪釋放出的冰冷,更讓人難受,乾淨的雪被人給踩髒了,變成灰色的爛泥,融解的雪水會弄濕你的鞋子,讓你雙腳凍得苦不堪言。雪不融,結成冰,讓地滑得寸步難行,我曾在布拉格摔得兩眼昏花,在法國差點摔斷背脊,我討厭雪,雪對我來說有很多不好的回憶。

 

不過我得說,波密的這場大雪實在很不同,那雪花的厚實度勝過我在歐洲看過的任何一場雪,雪花還是很輕盈,但面積就有個小孩兒的巴掌大,有人以為是冰雹,看到落下還忍不住躲,但後來發現真的是雪,只是雪。

 

坐在早餐店裡吃著油條、喝著豆漿,老闆邊說著,自己在波密待了幾十年了,還沒見過四月下雪的,他搖著頭感嘆著氣候異常,問起我們今天要去哪兒?

 

「然烏湖。」

 

老闆看著外頭,搖搖頭說:「哎呀,這兒雪都下這麼大了,然烏那兒一定更大,你們去可得小心點兒。」

 

外頭有個少年仔騎著單車經過,他的頭頂跟肩膀都積了雪,他沒撐傘,也沒戴帽。

 

車開到然烏約需要三、四小時,不到中午我們就抵達了。抵達了有「小瑞士」之稱的然烏湖,心裡面第一個想法是:「靠,就這裡?」大雪早就把整個湖區冰封了,放眼望去只有兩種顏色:湖水的灰,跟積雪的白。我實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我該往哪裡走?這沒有路啊!同伴們都下車了,就算再怎麼不相信,也只能踩著他們的腳印往前行了,雖然我實在很怕腳一踏就掉到什麼洞裡,把腿弄斷或根本跑進另一度空間……好,這真的想多了!

 

不管是不是真心的,大家似乎都很開心,但我真的高興不起來,我的Gore-Tex防水鞋不是高筒,雪積得很深,我很怕雪跑進我的鞋子裡,就像當初在法國時,融化的雪水流進我破掉的靴子裡一樣冰冷。湖岸邊有幾個小山丘,如果不爬上去似乎就真的看不到什麼景緻了,於是懼高的我選了比較平緩的那山丘,慢慢地往上爬。從山丘上望去,的確可以看到比較開闊的湖景,其實,湖面也不是完全沒有倒影,只是要專心看、用力找,倒影很淡,光一動、風一吹就散了,好個易碎的倒影啊!

 

我們等,一直等,一直期盼雪可以停,烏雲可以散去,讓我們看見如小瑞士般的然烏湖。我想起小時候媽媽蒸年糕時都會說:「不准在旁邊看,不然年糕會蒸不熟!」其實年糕一定蒸得熟,只是一直期待,會覺得那個目的永遠達不成。這會兒我們的心情就跟看蒸年糕差不多,只是大雪跟烏雲是不會改變他們的狀態了!導遊喊我們上車,我們也不期待了,認命的離開,當時我們真的就以為,然烏跟我們的緣分就只有這樣了。

 

離開然烏湖,導遊說天氣這麼差,鄰近的米堆冰川也免看了,因為一定什麼都看不到,我們理解,也不強求了。我們去了然烏鎮上的一家小餐館,大家都點了砂鍋米線,滾燙的熱米線暫時暖了我們的身子跟心情,有隻黑色的山羊在下大雪的路上跑來跑去,我有一種置身於庫斯杜力卡電影裡魔幻感,那隻羊是從哪裡來,要去哪裡?我們想拿相機拍牠,牠總是跑得比快門快,我總只能拍到牠移動中的模糊身影。小店裡進來了兩個藏人女子,背上各有一個小孩,導遊跟師傅跟她們聊起天,她們看我們的眼神,就跟我們看她們一樣感覺稀奇。

 

因為小餐館裡難得有這麼多人通通一起點了砂鍋米線,砂鍋根本不夠用,得要第一批人吃完之後,把砂鍋收回去再煮,等到我們一夥人都吃飽,已經兩個小時過去了。外頭的雪停了。我們上了車,師傅決定再讓我們看最後一眼然烏湖,於是在回程的路上給我們暫做停留。

 

然後,這就成了我們整趟旅程中最神奇了經驗。我們剛抵達的時候,整個天空還佈滿著烏雲。我們早就放棄了,沒人真的在看湖景,要開心就是拿石頭打水漂,或是拍旁邊的樹啊草的。不過我們發現,就在最遠最遠的那端,山頭逐漸開出來了!「撥雲見日」這句話活生生在我們眼前上演。整個湖面出現了山的倒影,雖然不是藍天白雲,但灰黑白的山景映照在綠色的湖面上,很重、很靜、很沈。沒有人尖叫,沒有人歡呼,我們只是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拿起相機想要記錄下每一刻,但又想要讓自己沒有景框的肉眼多看幾眼寬闊的全景;相機的眼睛,自己的眼睛,我們每個人都很忙碌地替自己轉換著。

 

導遊又來了。「好囉,該走囉!」他不是故意要掃興,只是再不走,我們晚上就回不了波密了。隊友中不知誰提議導遊,既然雲開霧散,不如回頭照原本的計畫住在然烏湖旁,只是導遊似乎不太願意,我們懂他的想法,他嘴上雖然說的是天氣晚上可能又會變差,這樣住在然烏就沒有意義了,可是他心裡想的是,如果今晚回波密,行程就可以縮短一天,他很怕行程走不完。他把選擇權留給了我們,大家表决是否留下,最後大家還是決定放棄然烏,回去波密。看著湖景,孚柏說了一句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話:「既然這樣我們快走吧!不然這裡越來越美了!

 

我覺得這句話適用於所有必須放棄所愛的人。

 

回波密的路程上,雪停了,雲也散了,神奇的是這一路上一點積雪也沒,滿是青山綠水,讓人很難想像今天早上還因大雪,根本是霧茫茫一片,我承認我有問我自己:「怎麼沒選擇住在然烏呢?」

 

還好這個夜裡下了大雨,否則我們會後悔沒有住然烏。

 

這一天,我感覺自己活在庫斯杜利卡電影裡的魔幻寫實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