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之旅_幸與不幸 (上)

天候遮神山,是不幸運?
 
我們的行程是從川藏南線開始。只是,才踏上川藏南線,就遇上了史無前例的壞天氣,前一天還只是陰天,今天乾脆就下雨了。美景一直在,天氣不好就肯定是啥都見不著,這時候人定是勝不了天的,只能把一切歸咎於緣分,要是一直想著「我好衰」,那心情肯定就是衰到底了。
 
天氣差,就別指望要看什麼景色了,行程也不會太多彩多姿,那天在八一鎮吃早餐的時候,我們還沒有這種自覺,只知道天氣很冷,早上有稀飯跟熱豆漿很幸福,直到上了車,我們一路看著車外,發現山頂永遠被雲霧籠罩,車子越往山上開,就發現綠色的植被越被積雪所覆蓋,一開始我們還被這片靄靄白雪給吸引,拿著相機一路瞎拍,後來導遊才說:「這些都不是長年積雪,肯定是因為昨晚天氣不好下雪才積的。」
 
我們的車子一路走到了海拔4728公尺的色季拉山口,積雪早就把路覆蓋的見不著路面,弄得很多車子措手不及,根本沒想到要綁鐵鍊,有的車輪結冰,就不得不停下了,搞得後面所有的車都被迫在雪地裡暫停。
 
車子被卡住動彈不得,我們的兩個師傅怕自己車的輪子也結冰了,立即下車把輪邊的雪撥開,用手把土鏟到輪子邊。我們在雪地裡等了不知道多久,久到我們失去耐性。我任性的打開車門,拿著相機下車想拍照,沒想到車門才剛開,雪地的反光就把我們眼睛刺得張不開,趕緊把準備好的太陽眼鏡拿出來,一群人拿著相機往雪地裡衝,只是拍沒兩張照片,導遊就朝著我們這大喊,要我們趕緊上車,因為車上要沒人,很容易發不動,這樣就糟了。我們只好認命走回車上,繼續透過車窗,觀察前方那輛被冰凍的車子狀況。
 
事實上,我們在離開前,那輛車都沒有發動過,最後只是有車子從他身邊開過,我們就隨著他們開出來的路往前進。不知道在這冰天雪地裡,他們最後是怎麼解決?
 
我們車的師傅口中也念著,跑了這麼多年,沒遇過這時間還會積這麼厚雪的狀況!而這時我們的領隊,卻一直告訴我們有多麼的不幸運,因為他們去年來的時候是如何的晴空萬里,讓他們可以一睹世界第十五大高峰南迦巴瓦峰如刺針般刺入雲霄的奇景,類似這樣的話他大概重覆了不下三次,就在我們被壞天氣困在雪地的同時。
 
沒有人想回應他,因為我們不想承認自己的不幸運,幹嘛在旅行中說自己不幸運呢?又何必在旅行中一直去確認別人有多不幸運呢?


只看到一半的南珈巴瓦鋒

 
川藏南線其實就是沿著國道三一八走,走哪條路去,就延哪條路回來,因次同一個景點都會有兩次機會,去程的時候天氣不好,回程還可以賭賭看。我們沿國道三一八返回拉薩時,天氣似乎就好多了,然而色季拉山口的天空似乎依然很不賞臉:天開了,但開了一半,有山的那一側依然烏雲密佈,沒山的那一方倒是晴空萬里。我們在途中下了車,因為南迦巴瓦峰身邊的雲霧好像有一點想要離開它的意思,一群人等在山崖邊,喊著「雲快開,快開啊!」,這座高峰依然半掩著面,開車的札西師傅邊吹口哨、邊用手指頭做樣子把雲撥開,這雲好像有走掉了一些些,可或許札西師傅的道行不夠,沒辦法用神力去破雲。最後,我們依然只見到三分之一的南迦巴瓦峰,而我們的領隊又重彈了我們有多不幸運的老調,我們是有多不幸呢?
 
於是我們在色季拉山口,逕自找了讓不夠幸運的我們開懷的方法。導遊在山口上掛了經帆替眾人祈禱接下來的旅程順利,並且企圖利用大合照炒熱氣氛,可惜這招真的跟我們的調性不太相符。幾個最活潑的旅伴,居然帶頭打起了雪仗!就連導遊跟兩位開車的師傅都迫加入了雪仗的行列,一群人拿著雪就砸,讓我們這些人不老心老的人決定躲得遠遠的,有的居然還跟體格勇壯的札西師傅玩起了雪地摔角,我常說我們的隊友個個精明幹練,應該還要加個孔武有力吧!

 
我已經記不起那三分之一南迦巴瓦峰的模樣了,但我記得相當清楚,那天大家一起打雪仗的感覺。我並不覺得我們有多麼不幸運,即使在打雪仗的同時,我們的領隊依然重覆這段猶如唱盤跳針的老調。
 
當我回到台北,看這當天雪仗的照片,也許一開始大家只是必須找個娛樂,去掩蓋看不到山峰的悲情,但最後大家都融入了這一場遊戲,透白的雪地,湛藍的天空,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真實的,沒有人是在照相機前扭捏作態出的愉悅,雪球被拋在天空中,像星星般散落在照片的景框裡,那不是多厲害的攝影作品,但是卻是我這趟旅行中,最喜歡的照片。
 
我真的好喜歡這一群人。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