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之旅_咖啡

起床,梳洗。室友去找了服務員拿熱水,原本想泡杯三合一咖啡,誰料水一倒,竟有一股菜渣的臭味,可是我們只有這水能喝,也只能認了。整裝出門,鑰匙拿給櫃台時,服務員還躺在旁邊的沙發上睡著呢,只好把鑰匙往櫃台上一擱,人就走了。
 
我出門的時間比較晚了,其他隊友們都已經用完早餐,他們提著剛買的一大包鬆糕說:「可以去對面廣東人開的早餐店,那裡的鬆糕、小籠包都挺好吃的!」
 
據說,他們去吃早餐的時候,那廣東老闆都還沒起床呢!一群人猛力敲着大門,老闆跟老闆娘才睡眼惺忪著起床做生意。
 
我們也順著推薦,前往那家早餐店。我不知道薩嘎這個城市,一天會出現多少看不懂中文的外國人,這家店的招牌上,居然會寫著CoffeeBreakfastMuffin。一進店門,廣東老闆就知道我們跟剛剛那群人是同一夥的,親切的招呼著,南方口音在我們耳裡聽起來總是比較熟悉。
 
吃什麼呢?櫃子裡有鬆糕,看起來有點乾,其他的選擇千篇一律:小籠包、稀飯。我眼睛看見了一樣不尋常的選項,用英文寫的:Coffee20RMB
 
一杯要價20塊錢的咖啡,不會是三合一吧?雙眼迅速掃射了一下四周,吧臺的角落邊,居然有一支堆滿咖啡色澤的虹吸壺,再看看放糕餅的玻璃櫃下方,一整排的咖啡豆,雖然不知道放了多久,但至少可以猜到,這裡的咖啡不是即溶。但還是確認了一下:
 
「老闆,你們的咖啡是用那壺煮出來的嗎?」
「是啊,現煮的,要嗎?」
「太好了!我要來一杯!」
 
恐怕沒有很多人會理解我的行為,一杯20元的咖啡,足夠我吃四頓早餐。離家這麼久,在台灣每天早上必要兩杯咖啡的我,自以為西藏可以讓我忘了對咖啡的倚賴,於是以前都會隨身攜帶的濾壓壺跟研磨咖啡粉,這次就硬把它留在櫃子裡。誰知道,離開台灣越久,對於咖啡的思念就越深,就算買了三合一咖啡,也彌補不了靈魂裡缺少咖啡的那份空虛。我一度以為沒救了,藏人就是不喝咖啡,認了!沒想到在這個只是路過睡一晚的城市,居然喝到了一杯虹吸現煮咖啡,我怎能不雀躍?
 
看著老闆煮咖啡的模樣,時間過久,攪拌過度,加上咖啡豆也不知道擺了多久,我猜那咖啡不會太好喝了。咖啡是放在白色瓷杯裡端上來的,我還是加入了大量的糖跟奶精,喝下的那一剎那:不好喝,但這是咖啡!而我這個早上因為這杯不好喝的現煮咖啡,顯得精神奕奕。
 
這杯煮壞的咖啡,可能是我此生喝過最重要的一杯咖啡。它告訴我:我就是個城市人,我喜歡城市,其實我一邊嫌棄著城市的擁擠與現實,一邊卻仰賴著他所供養的一切,我不是指超市、購物中心、夜店、大肆揮霍生命的行徑,而是根植在城市裡的生活基礎。我無法否認,喜歡早上起床,可以安靜喝杯咖啡,打開音樂跟電腦,連上網路就能跟世界有所交集,走幾步路就能夠抵達書店跟電影院,可以和朋友約著到一家咖啡店聊一下午,巷口就有熟悉又美味的滷味鹽酥雞,家裡舒適的床與熱水。當然,一直呆在城市裡會讓我產生厭倦。偶而,我會有遠離塵囂,去鄉下住上幾晚的想法,鄉間也會給我平靜,但我終究得回到城市,過那屬於我的生活。我抱怨城市,不代表我不愛它,就像面對自己牽手一生的伴侶,總會有所怨言,但卻無法分離。這不是宿命,這是生命。人家說藏地可以帶給人領悟,好吧,對我來說也算有了,只是點化我的不是什麼神山大水,而是一杯廣東人煮出來的爛咖啡。
 
喝過這杯爛咖啡,我決定,未來我只要喝好喝的咖啡。於是,回台灣之後,我把用了快十年的美式咖啡機給丟了,買了支虹吸壺,訂單品咖啡豆,走上自己煮咖啡的那個世界。

(PS 老娘現已經邁入手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