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之旅_珠峰PART 1

珠峰本尊遠眺還是來一張好惹~

那裡除了風大以外,更讓人想躲回車子裡的是那邊的乞丐。這樣說乞丐以許不太恰當,但是所有的觀光景點都會發生差不多的問題,你好心給了其中一個人,就會馬上有一大群圍上來,讓你無法脫身,我們已經向他們搖頭表示不會有了,他們還是會一對一纏著你,對你喊著:「姐姐,姐姐,你就可憐可憐我吧!給我一塊錢,一塊錢就行了!」直到你受不了躲上車或是終於掏出錢為止。最後心軟的室友,看不過他們在寒風中乞討,又不想給現金,於是就拿出了些糖果送給他們,他們沒有不開心,還是欣然接受。只是發生在另一名女性旅伴友梅身上的狀況,恐怕就不是這麼美好了,她在拍照時居然有一個男孩,一把從她身後抱上去,雖然馬上就掙脫了,但這也太詭異了吧!
珠峰前的癡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但怎麼說,我還是在這裡看見了世界第一高峰啊!
 
入珠峰大本營必須經過相當嚴格的證件檢查,所有人必須下車,各自拿著自己的台胞證到櫃台讓邊境駐軍查驗,查驗其實沒太複雜,對方也不會太刁難,畢竟我們就是一個規規矩矩的旅行團(唉,真是旅行團啊!)什麼問題都沒問,台胞証上蓋個張就給過了。


抵達珠峰大本營前要先走一段這個!

 
檢查完之後,天色漸暗,要在天黑前抵達珠峰大本營,是完全不可能了。車不斷往前開,夜晚也逐漸接替了黃昏,車子前方變成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道路,一開始還有公路可走,但就快要抵達大本營前的一小時,路程變得相當顛簸,忍不住探了一下,發現前方根本已經無路可言,都是滿滿的積雪,而積雪旁的黑暗,是深不見底的山谷,師傅得要憑直覺跟經驗,才能找出能走的路。大家都嚇壞了,有幾個人很幸運,居然在這樣的狀況下也睡得著,躲掉了這次提心吊膽,然而大部分的人那一顆心都懸著,沒人敢發聲,一片靜默,只剩下師傅放的誦經音樂,迴盪在如此低沈的空氣裡。
 
提心吊膽的走完這段驚險的道路,終於,我們在晚上十點抵達了珠峰大本營。雖然那裡也是一片漆黑,許多帳篷旅館的店主,在外頭不停搖晃着手電筒,希望旅客能夠入住他們的旅店。當然,所有的導遊與開車師傅,都會有合作的旅店,尤其在這種地方,我們不可能入住他們朋友以外的旅店。


旅店到了!四周那些,擺包包跟棉被的地方,就是床!

 
帳篷旅店其實陳設相當簡單,就是一個大帳篷,中間一個火爐,四周擺了幾張是椅子又是床的藏式傳統傢俱,前頭再擺一張桌子,加上棉被枕頭,就是全部了。強勁的風把帳篷吹得呼呼響,火爐提供了些許的溫暖,這都是牛羊的功勞,牠們的排泄物最後成了人們取暖的工具,而當一樣東西有了它的價值之後,就不會有人去追究他的來源,原有的不適感也就消失了,因為它是「有用的」。
 
珠峰大本營是登山客登珠峰前的落腳地,也就是離珠峰最近的住宿點了。很多走阿里大環線的人,會跳過這個點,原因是這裡條件相當差,如果沒有要登珠峰,只去那裡住一晚似乎也沒太大意義。當然,有沒有意義是看旅人本身的想法,對我而言,珠峰這晚雖然過得相當不舒服,但卻是一個永生難忘的經驗。首先,我在這裡見到了我這輩子最亮的銀河,不知是離天比較近的關係嗎?這裡只要一抬頭,就是滿天星斗,那兒的星星只能用「綿密」兩個字來形容,那是一條會發光的毯子,鑲了幾顆特別亮的鑽石,我對星象沒什麼瞭解,經過隊友的指示,才知道特別亮的幾顆就是知名的北斗七星,還有一些現在我已經叫不出名來的恆星。
 
在珠峰,最艱辛的時刻是在夜裡。
 
一群人明日更深入大本營,更接近珠峰看日出,如果要去的話,我們就得在早上五點起床,六點出發,於是我們吃過晚餐後就早早就寢。
 
睡覺的時候,火爐是不能點著的,於是我們也只能多蓋幾條被子,來抵禦零下五度的氣溫。

 
被一蓋,燈一熄,今天是很疲憊的一天,常有睡眠障礙的我,即使知道明天早上五點就得起床,我依然認為自己可以順利入睡。的確,過沒多久,許多人就陷入沈重而穩定的呼吸中,包括我自己。
 
睡覺的時候,呼吸是比較淺的嗎?這個感覺發生在入眠前的那一刻,我開始覺得自己雖然還在呼吸,卻吸不到半口氧氣,那吸進去的是氣體嗎?不……是空的,我用力吸氣,大口吸氣,什麼都沒有,都是空的,我呼吸順暢,但我什麼都無法吸入!在胸腔就快要緊縮的那一刻,我整個人醒過來,如溺水般雙手朝空中亂抓,想要抓住什麼,可以把我拉出去,拉到某個有氧氣的地方,然後我才發現自己坐在床上,噩夢驚醒了,深呼吸了幾口,終於有了活過來的感覺,於是我繼續躺回床上,渴望再度入眠。
 
最可怕的噩夢,是每次一陷入睡眠,就一定會帶你回到原本恐懼的那個夢境。我這時的感覺就是這樣,只要人一躺下,快要進入夢鄉之前,就會先走進那個無法呼吸的程序裡,我的雙手會不停地在空中揮舞著,然後再起身、醒來。熄了燈的帳篷是一片漆黑,我完全不知道四周隊友的狀況,他們都睡了嗎?還是只是躺著闔眼,其實跟我一樣無法入眠呢?為了避免不停地躺下起身這種大動作影響到其他人,我一度想要乾脆就這樣坐著一整晚,直到天亮大家去看日出時,我再繼續補眠。
 
就在此時,黑暗裡有一陣亮光,那亮光很快就被遮了起來,只留下些許的光暈。黑暗的帳篷裡其實很難判定方向,我花了一點時間,才確認是來自睡在我們的對面隊友。我一度以為是自己不慎製造出的噪音吵到了他,後來才發現,他也是不斷起身、開燈關燈,才知道原來他也無法入眠。後來我還是躺下,但決定不睡了,怕只要一睡,就會陷入同樣的循環裡,只讓自己闔上眼休息,盡量別睡著。
 
無法入眠的夜晚是最漫長的,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導遊來開燈的那一刻。五點,導遊一分鐘都沒遲。燈一開的那剎那,我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睡在我對面的三位男士,都坐得直挺挺的。看來這個晚上,失眠的不止兩個人。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