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之旅_珠峰PART 2

導遊帶著幾個人,頭也不回地走,我則是在落後的那一群。一開始我們還可以看到他們的背影,然後他們就漸漸縮小、漸漸縮小……終至消失。這路是一條平穩的公路,平常是車給走的,走起來的確沒啥困難度,只是我們畢竟是在山口,那風是迎著我們的臉呼呼地吹,氣溫原本已經夠低了,這狂風只是讓狀況更糟了些。
 

聖母峰就在前頭......好小,好遠......


既然導遊跟所有的隊友都見不著人影了,我們也無從問起到底還要多久才會抵達目的地,這一路上,狂風跟寒冷野讓我們無法交談,我們只能一直走,一直走……。沿途天漸漸光,一抬頭聖母峰左側山壁變成了金黃,我們的右側有座叫不出名的山峰,已經整個變成金黃色的了!我還是記得把手機跟相機拿出來拍照,數位相機在這低溫下也呈現呆滯狀,反應慢了許多。


結果日照金山是這座

 
我們以為越往前走,就會越接近聖母峰,日照金山的景緻就會越清楚,事實上並非如此,在抵達山腳前,我們得先爬上一座山,而這座山竟擋住了聖母峰,有好一段時間,我們都看不見她,我開始擔心等我們爬過這座山,就錯過了日照金山的景象。於是我們繼續走,在高海拔地區走上坡一點都不輕鬆,我用腳步來調整我的呼吸:吸氣走四步,呼氣走四步,吸氣走四步,呼氣走四步……。我照著這個節奏走著,一直走,連休息都不敢,怕一停就打亂呼吸,一切重頭開始。
 
終於,我們爬上了山,感謝老天,終於沒有上坡路了!聖母峰又回到了眼前,但這時天色已經變得亮白,看著眼前的山峰,我心裡很清楚,我們真的錯過了日照金山……但我們來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半路上,我們又遇上了兩位隊友:馬克跟雅微。原來導遊繞大家走捷徑,最後全部迷路,他們只好硬著頭皮自己找路回來,而導遊早已不見人影。我們於是從三個人增加到五個人,風雖然還是那麼大,但人變多了好像氣氛也暖了些,突然眼前出現了幾個帳篷,那裡就是了嗎?就是盡頭了嗎?珠峰還不是在我們跟前,但我真的好希望我們走到那裡就好,因為我的手腳快要不聽使喚了。
 
我們在帳篷前東張西望,平時最討厭遇到公安或軍警,這時真的好想見到有個人從帳篷走出來,這樣我們就可以拜託他讓我們進去避避風。更遠的帳篷處,有個穿黑衣的人影在那裡晃動。「那是導遊嗎?」我們看著他的肢體動作,推測他就是導遊,原來他早就到了。他遠遠地見到我們,就立即走過來,然後馬上說:「你們都到啦!那真好,表示可以去轉山啦!我還很擔心你們走不到呢?」
 
我們對於導遊的關心並不太領情,但天寒地凍下,也無心與他爭辯。「擔心?有嗎?我這一路可都沒見到你人啊!」


珠峰前的氂牛 (日照金山果然錯過了)

 
導遊一直鼓吹我們繼續再往前走些,因為軍方還沒上班,我們可以趁這個機會走近點看珠峰,只是就算深入了大本營,珠峰其實離我們還很遠,只是視野上少了幾座山的阻礙。我打定主意絕不去外頭吹冷風,繼續窩在這小小的軍營帳篷裡。那帳篷簡單到不行,就一對桌椅,看來是平常查證件用的地方。
 
九點多,從大本營開出的觀光電瓶車抵達了。其他沒跟我們一起走這段寒冷路程的隊友,都搭著這電瓶車上山的,花了20元人民幣。我們幾個走路上山的,一開始是打算要走路下山,但冷成這副德性,最後也顧不得荷包,決定搭車下山。問師傅一趟多少錢,年輕的電瓶車師傅很冷淡的說:「20元!」
 
然後我們上車,分別掏出20元交給師傅,師傅頓時變得很熱情,招呼我們先上車,馬上就要開車走了。
 
此時,一中國女子走來詢問:「師傅啊,你會在這裡等到什麼時候啊?」
師傅的冷淡轉到了這女子身上:「我要走了,等等一個半小時後會有另一台車來接你們!」
女子:「你不是說會在這兒等四十分鐘嗎?」
師傅:「情況有變,現在是別台車來接你們!」
女子:「但你那時候說好的啊!」女子雙手擋著車門不讓關。
師傅:「跟你說現在狀況不一樣嘛,我要走了,你手別擋着我關門!」
 
女子氣憤的離開,車門一關,車開。
 
有錢能推動的東西真的不少,包括一台電瓶車。
 
電瓶車一抵達,師傅很熱情地跟大家介紹:「各位,前面是郵局,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珠峰郵局,你們可以在這裡寄明信片回去,很珍貴的,來來來,就在那!」
 
眼神跟著師傅的指尖探過去,一看,一個開了扇窗的小帳篷,掛了個手寫的招牌:「珠峰臨時郵局」。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郵局沒有想象中體面,說穿了就是個攤位,簡陋到你會覺得自己的名信片交給他們,有跌落山谷並且永遠到不了目的地,怕比海角七號的七封情書都還難寄達。
 
不過還好,在我終於結束所有旅程回到台灣後的兩個禮拜後,我終於收到了自己從珠峰寄來的明信片,前後大概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


對面一仙一仙的,窩在被窩裡取暖

我也是啦......

 
回到帳篷旅店,老闆立即替我們煮熱水,隊友們想要煮泡麵。旅店老闆原本棉被都折好了,但怕我們失溫,要我們把棉被拿去蓋,雖然他會講的漢語不多,只會幾個簡單的字句,不過已經足夠讓我們感受到他的熱心與關懷了。
 
我的身體依然無法控制的一直發抖,隊友說我應該是失溫了,經過喝熱水吃泡麵等療程都沒有改善跡象,我只好耐心地用手搓揉雙腳,讓失去知覺的雙腳回溫。果然揉著揉著,腳漸漸暖了,身體也不抖了。以前我都很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買那種貼在腳底的暖暖包,覺得這樣會流腳汗,現在我終於懂了,也算是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吧?
 
珠峰,如今在我的腦中,堅直聳立的外貌竟然如此渺小,而那些肉體所承受的經驗,遠比世界第一高峰來的巨大。旅行帶來經驗,經驗存在於自我,自我才是最強大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