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之旅_異鄉人


這一切,在塔欽有了一點改觀。當一半的隊友正在轉崗仁波齊峰時,我們在旅館裡等待著,這家旅館是藏人開的,導遊的朋友,導遊在的時候對我們客客氣氣,導遊一走,我們馬上見識到老闆娘尖酸銳利不見現金不露笑容的嘴臉,連房間冷到客廳烤個火都被白眼,於是我們只好在外頭閒晃,尋找可以讓我們取暖的地方。幸運的,在旅館斜對面,我們見到了一家「伊犁麵館」,感覺上客人還不少,應該口味不差,一行人走進麵館,每個「客人」都站起來讓座。原來,他們都是麵店老闆的家人!
 
老闆夫婦親切和善,一聽口音就知道不是當地人。問他們打哪來的?他說:「新疆,就招牌上寫的,伊犁。你們呢?」
 
「台灣。」
 
通常人在中國,都不太愛提起自己是台灣來的,為了避免一些無謂的問題與討論,只是在這對新疆老闆面前,我們倒是很自然的不隱瞞,也許在這兒我們都是異鄉人,就算我與你之間怎麼也不同鄉,與大環境間的異質性卻讓我們成了同路人,有了一種熟悉感。那群坐在麵館裡閒聊的人,有自己來轉山的廣東人,也有對面雜貨店的四川老闆娘,大家為了一杯茶、一盆火,窩在一起取暖,走出街上的寒冷,不只來自於天候。
 
看著菜單,還是那幾樣:青椒肉絲拌麵、木耳肉絲拌麵、西紅柿炒蛋拌麵……,沒啥期望失望的,只是心想該不會哪一天我們人就算走到了新疆,恐怕都還是只有這幾樣可選。
 
「我們的麵都是老闆親手手工打出來的,」老闆娘只是輕聲說明了一下。
 
又香又Q的手打麵?這一路雖然吃的都是麵,但實在沒有「味道」跟「口感」可言,雖然對於食物早就沒有期望,心裡頭總還是有點深層的慾望,想要一點點美味的不同。「手打麵」,我的腦子裡浮現了台北賣的牛肉麵碗裡,那些圓厚Q彈的白線條,心底的小小欲望被點燃了一下。
 
「好啊,我們每個人都來一份!」
 
手打麵,果然Q彈。邊吃麵,我們跟新疆來的老闆聊了起來,問他怎麼會來到這兒,畢竟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能掙錢的地方。
 
老闆說他們來五年了,每次都是在這兒做半年工,掙了錢就回伊犁去過半年,一開始是他哥哥買了台小巴載客,後來跑累了,於是他就接下了哥哥的車,繼續開車掙錢。結果這條路上翻了一台巴士,死了二十幾個人,把他給嚇著了,乾脆把車賣了,帶著老婆來這兒開店。
 
塔欽這地方好嗎?「哎唷,哪有家鄉好!」老闆娘說了。有一次她一個人無聊坐著,看著街上,那時候天氣冷,街上空空盪盪沒啥人,眼前的顏色只有土黃,雜著幾個塑膠罐被冷風吹著,她忍不住掉下眼淚來,跟老公說:「你說,這兒哪有家鄉好?我們掙了幾個錢,但這裡哪比的上家鄉啊!」
 
於是老闆做了個決定,這店就開到明年,明年就回家鄉去,不再回來了!
 
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異鄉人,打四川來的、新疆來的、河南來的、廣東來的,我們這些外地的觀光客看了,心裡了解這兒正在面臨什麼樣的轉變,一下子藏族人的地方冒出了這麼多漢人,不少村落還是別的省份援建的,這不是個人的決定。這些外地人來到這裡,通常就是做生意:開雜貨店、經營旅店、開小吃店,都是面對外地人的生意,我們來了這麼多天,說不定面對到的漢人比藏人還多。有的漢人很勢利,他們雇用藏族人工作,對他們既尖酸又刻薄,對外的來的觀光客,表面上裝著「我與你是同路人」的姿態,骨子裡想的全是怎麼讓你把口袋裡的錢掏出來,看了就討厭。
 
然而,這些外地人在藏地工作,大多都無法融入藏民族的社會,你想討厭這些異鄉人嗎?斥責他們為何要侵入藏地,破壞他們既有的文化呢?但說穿了,他們不也只是為了一個目的,為了掙幾個錢讓自己活下去嗎?
 
這究竟能怪誰呢?有誰願意離鄉背井,到不熟悉的地方過著卑微的生活。他們不是去另一個地方擔任大公司的高級主管,只是到那裡開家雜貨店讓自己得以活下去。這無關志氣與夢想,只是一個人類的本能:求生。
 
還能有口腹之慾,還能夠觀察批判,還能夠高談著理想,還能夠背著包包去旅行,我們都還是幸運的人,畢竟許多人都還在生命的起始點上,只為了生存而奮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