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808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2012西藏之旅-納木措之高壓車震引爆情緒

 前往納木措之前,我們在藏北線上度過了兩三天生活條件差、又沒有平整公路的壓力鍋生涯。一群人每天的行程就是:早早起床,上車,然後車子抖抖抖抖個十幾個小時,到無水可用的住宿點,睡覺,起床,重複一樣的生活。有時候(可能是因為導遊不想中途停車)根本中午都沒東西吃,只好自行攜帶乾糧充飢。
 
也許你會說:「不過就這兩、三天嘛!」但要沒有親身經歷,很難會理解這種一直被幽禁折磨的日子:這是一段相當苦悶、所有人的情緒壓力極度壓縮的日子,大家為了團體氣氛,都在壓抑自己的不安與暴躁。而偏偏為人古意卻不太會處理團員情緒的導遊,似乎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前往納木措的那天路上,我們在路旁休息時,遇見了當時同在文部南村過夜的一團台灣人。同鄉人在異鄉相遇,難免多點熟悉,同是旅人大家也想互相幫忙,於是我們就約好一起前進,反正大夥的目的地是一樣的。

 
中午11:00左右,另一團台灣人在一戶民居前停了下來。他們的司機邀請我們一起到這家民居用餐。熟悉藏北線的尼瑪師傅,於是下車與導遊商量,卻被導遊拒絕。導遊轉頭來跟我們說:「這兒條件不好,我們往前開點,等等去縣城吃,選擇比較多。」導遊說縣城就在前面不遠處,我們心想:「既然前面就有縣城,而民居要一下子負責二十多人的餐點,肯定會搞很久。」於是,就聽了導遊的話,我們拋下了另一團的台灣新朋友,自己往前去縣城。
 
尼瑪師傅當時臉色有點難看,他是此行最熟悉藏北線的人,當時我們就應該得看出端倪。
 
兩個小時過去了,三個小時,四個小時……縣城一直都沒有到。我們心裡都很清楚,所謂的「縣城就在前面不遠」,應該是晚上之前不會抵達。而導遊沒有說明清楚,這點讓我們相當不滿,而車上也瀰漫了一股對導遊的不信任,以及肚子餓的怨氣。
 
約莫下午四點左右,因為藏北沒有公路,加上師傅想抄小徑,我們居然就在藏北高原裡迷了路,師傅在一個小村莊裡停下問路。因為不知道幾點才會抵達縣城班嘎,於是導遊就叫我們在這小村裡用餐。
 
這小村呢……真的是小村!就一片黃土地,有幾棟傾頹的房舍,只有兩三戶有人住,顯然都是放牧的牧人,其中一戶人家門口掛著歪斜的看板,上頭潦草地寫著「四川飯館」。很顯然的,這地方是個連自來水都沒有的地方,我不是要歧視或討厭這種小村,這其實才真正代表著阿里北線上真正的人民生活,只是旅人出門在外,腸胃真的馬虎不得,至少我真的不敢想像,以這裡的衛生條件,真的能夠提供我們這群城市人尊貴的腸胃什麼乾淨的飲食。
 
導遊似乎很堅持要在這裡吃飯,我們卻人人都面露難色。雙方就僵持在那。
 
「我想吃泡麵。」我小小聲的唸了一句。其實,我連這裡的水都不放心,要燒水的話,我寧可用礦泉水。
 
「為什麼呢?這兒也有東西吃啊!你看那兒不是有家四川飯館!」導遊這樣說,他說話的方式讓我不太舒服,怎麼我想吃泡麵也不行嗎?
 
我們一群人就這樣跟導遊僵持了一陣子,最怕肚子餓的那位隊友(請參閱「幸與不幸」一篇),突然打破了這一路上的沈默,對著導遊咆嘯。導遊這時卻回了一句更讓我們無法接受的話:「這兒的條件跟剛剛那裡有什麼不同,為什麼你們肯在剛剛那裡吃,卻不肯在這裡吃呢?」
 
這說法太荒謬了!如果條件一樣,我何苦要等六小時?
 
大家在幾個年紀較長的隊友協調下,決定再挨一下餓,到縣城班嘎吃飯。壓抑多時的不滿,還混雜著抵達之後對領隊的極度否定,終於在這時候第一爆!(對,只是第一爆,之後還有更大的。)領隊依然像是個置身事外的遊客,導遊一直覺得自己已經做的很好了,為何無法滿足我們,而我們只是希望很多事情能夠先說清楚、讓我們了解真正的狀況。
 
而事實上是,這也是旅程結束之後我們才發現的,畢竟西藏跟我們的文化背景完全不同,他們不會跟我們一樣,什麼事情都有一定的度量衡,不管是時間、空間、金錢、容量,他們都無法確切的告訴你一個數字:幾小時會到、這大碗麵有多大、喝甜茶一杯要給多少錢……。我們是沒有度量社會無法運作,他們的習慣是一切隨性隨緣。如果這一點沒有事先溝通好,只是用我們的觀點一味的去責備對方,那可就是未來災難的開端。(我們的領隊就是如此,最後才什麼事情都是隊員來解決。)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