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8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之旅-納木措之扎西德勒,一塊錢!

  
不過我們吃完飯都已經七點多了,等到車子開到納木措,天色早就很暗了。我們抵達的時間約莫是晚間十點,四周暗得只看的見旅店招牌霓虹燈,那感覺很像台灣山上的土雞城,其實有種熟悉感,但一想到這是聖湖邊的建築物,總覺得一陣不協調。
 
我們的車子開進了一個旅館中庭,一個熱情的藏族年輕小伙子,熱情的出來迎接,他給了我們一個很低廉的價格,印象中是30人民幣一床,沒廁所沒浴室,他帶著我們參觀房間,動作有點粗暴,拉著我們的手臂到每一間去參觀,不過這段時間以來我們也都習慣了,藏人的肢體距離其實沒有城市人那麼遠,很多時候他們會拉扯,但沒有任何惡意。只是其實也沒必要參觀了,這時間如果要想換,也不知道可以換到哪去了,只是……這旅館是鐵皮屋建築啊!納木措這晚還飄著雪,導遊卻帶著我們到了沒水沒廁所沒暖氣的鐵皮屋,大家的心中其實是有埋怨的,但還是勉強接受。
 
於是這晚,我們就住在了這間鐵皮屋旅館裡。問起廁所,方才那小伙子說在外頭,有顆大石頭旁邊,結果那大石頭其實就是山壁,廁所就是旁邊的一塊空地,於是我們就繼續秉持著「燈一關啥都看不見」的樂觀心態,在這片人來人往的空地上如廁,久了其實大家怕的不是害羞,而是屁股冷啊!

 
我一直以為,我們住鐵皮屋是特例,一直到隔天早上,我們出門去看日出(其實根本沒有日出,因為天氣爛透了!)才發現納木措這兒的建築物,根本全部都是鐵皮屋!只有在通往湖邊的小徑旁,找到了幾棟原始的建築,依傍著山縫蓋建。這些鐵皮屋,是為了迎接成長過快的觀光客而設立的,都是一些商家、餐廳、旅店,都是來這兒做生意、討生活的。鐵皮屋將空地圍成了一塊廣場,中間就是好幾個垃圾桶,被海鷗、野狗圍繞著。
 
這景象相當怵目驚心!一個美麗的聖湖,為了賺觀光財,以一種最無情而短視的方式,無底線的加以破壞,而這裡的人卻沒有意識到這樣的悲哀,只是順應著賺錢的潮流,繼續堆疊這樣的暴力行為。觀光客沒人欣賞這樣的成果,也許這些做生意的人根本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因為他們是為了討生活,不然我們去過他們的生活過個兩天看看啊!

 
最令人難過的還不只是景觀的摧殘,而是人心。
 
我們待過文部南村那種開發程度低,但民心純樸的小村落,也遇過塔欽旅店裡死要錢的婆婆。但都沒有比在納木措所遇到的讓人心痛。從一大早我們去湖邊散步時,就會見到幾位藏族女性身邊帶著一群孩子,一見觀光客出現就往前衝,然後包圍著他們說:「一塊錢!拜託,一塊錢!」我們見到了當然會不忍,但深知要是給了其中一人錢,他們就會不停不停的包圍上來,於是只好狠心離開,直到他們確認毫無機會為止。
 
這些孩子可能為了解決艱苦的環境,被迫出來當乞丐,不過驚人的是,這樣子要錢似乎變成了一個習慣,散步的路途中,我們見到幾位和藹的老婦人,每個人都對著我們微笑,於是我們也跟他們微笑說:「札西德勒。」他們聽了也會跟我們回答:「札西德勒,」只是緊接著就是把手身出來說:「一塊錢!」到哪裡,他們都會要一塊錢,就算只是路過,他們也不忘跟旅人要一塊錢,彷彿是個反射動作,跟說「請謝謝對不起」一樣稀鬆平常。
 
是什麼讓行乞變成了一種習慣?是生活條件太差?還是逼迫一個非資本社會接受資本社會的度量,所引發出的後遺症?從羊卓雍措、到塔欽、到納木措,我們遇到了太多這樣的例子,我們所謂的「現代進步生活」是否真的適合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說實在誰都無從回答這個問題,就連他們自己、居民本身,恐怕也無法回答。
 
納木措邊圍了許多打扮鮮豔的氂牛,一看就知道是給人騎乘拍照用的,牧人們則面無表情的圍繞在側隨性聊天,並沒有刻意推銷來往的旅客。天氣不好,湖景不佳,氣溫低冷,觀光客根本連走出來的興致都少了,更別提叫他們騎氂牛了!

 
早上出門時,見到許多婦女提著塑膠桶,一桶桶地把水從湖裡提上來,走上一兩公里的路帶回家。這兒的生活的確是不簡單,也許現代文明的建設與觀念才能讓他們擺脫現實的困境,或是讓他們更悽苦而已吧?

 
離開納木措,我們並沒有依依不捨,藏北的這趟路,走的相當艱辛,原始艱苦的地方當然可以看到別處所沒有的景觀與生物,我們就在路上看到了不少野驢與黑頸鶴(是叫這名字嗎?),原始與文明的交會,也帶出了不少課題,你可以不去想不去看,但這樣走這遭是不是有點可惜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