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9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2012西藏之旅-班公措之驚悚三個傻瓜

 離開札達之後,我們前往西藏另一個大城獅泉河。說是大城真的是大,至少市中心不再是只有一條街,至少有三家以上的超商,並且還有電信公司可以處理手機問題。而我們住的地方更非等閒,可是這趟旅程下來最貴的豪華住所:郵政賓館。我們在那裏共住兩晚,每個人攤下來可是要240元!不但有熱水、抽水馬桶,最誇張的,居然還有暖氣!會住在這麼離譜的地方,原因莫過於是當地在訓練新軍,所有便宜的住所都住滿了。導遊差點把我們安排到恐怖的招待所,但我們一見到恐怖的廁所外觀,所有人的背脊都涼了,還好還好,那兒也滿了,至少容不下我們這麼多人,於是我們逃過一劫,花了多一點錢住了好太多的地方,即使不太符合背包客的省吃儉用風格,但是……這一路上吃不好、路況又差、車子的門都壞了,就一次,讓我們奢侈一下下吧!
 
這地方舒適到令人懶散,我指的不是城市,而是旅館本身。而阿里大環線出發第一天以來,除了日喀則跟札達的條件是舒適的,其他地方都相當艱辛,到現在很多時候我們也不會太拘泥於省錢這個原則上,抓到機會能吃好就吃好,能住好只要價格ok,也不多計較。而住在獅泉河這兩晚也是整趟阿里大環線最輕鬆自在的兩天!導遊這樣安排似乎是讓我們未來更艱辛的行程做準備,因為獅泉河之後的北線,就沒有平整的公路了,一路要「車震」好幾天,直到納木措才會有平整的柏油公路。
 
這兒唯一的行程,就是目前還不用收費的班公措了。我們九點多才集合,然後慢慢開車晃去班公措,你說班公措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最值得一提的,就是這兒是賣座電影「三個傻瓜」的拍攝地,該片最後一場戲,也就是男女主角最後相會那個湛藍到快要超寫實湖泊,YES就是班公措!……但是說清楚,「三個傻瓜」是在國境的另一邊,也就是喀什米爾的境內拍攝,這個湖泊在中國境內共佔三分之二強,但一點都沒有入鏡喔!
 
Anyway,總之水是相連的,就算是有沾到光吧!


 
班公措正在大興土木,因此這時候還沒人收門票,等到公路一建成,那就是很抱歉每人三百多人民幣入場費啦!你會說:「三百多?我有沒有聽錯?」其實我也不知道,總之導遊這樣說我就這樣聽,據說這門票是可以讓人搭船去湖中心的鳥島看鳥。班公措的確有不少水鳥,我們光在湖邊拍照,就不少鳥在湖面上飛來飛去,或是在濕潤的沼澤區域跳躍,但我們抵達的時候,見到的大多都是海鷗。
 
海鷗的長相相當奇特,要不是這次旅行,我還真沒機會好好觀察他們:他們的頭很圓,身體也呈現橢圓形,與頭部合為一體,簡單說來,就像是個沒有脖子跟腰身的胖子,而間嘴到兩頰間,呈現一體成形的黑色,看起來就像……那種清馬桶堵塞的橡皮製品(我忘了叫什麼名稱)。總之,這鳥很怪,看牠飛來飛去覺得很自由,仔細看牠又覺得牠醜的可怕,更可怕的是,當一群鳥聚集的時候,簡直恐怖的嚇人!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感想如何,但牠們的尖喙超過20隻就會讓我全身發麻!
 


班公措這時節,岸邊依然積著薄雪,天氣還是冷到骨子裡,風很大,但陽光還算充足,既然不趕時間,也不收門票,我們就很悠哉的在湖邊猛拍照,拍鳥、拍草、拍水、拍人,拍來拍去也就這些了!據說有船隻可以載人去鳥島,現在這時候還一人收五十元(聽到就不想去了!),但不知為什麼總之就沒人在,於是就沒人開了!聽說,所謂的鳥島上都是鳥,滿滿的都是,至少現在是,但誰知道,鳥是有翅膀會飛的,等到一人收三百多的時候來臨時,島上的鳥說不定全部被恐怖的觀光客給嚇跑了,或是,相反呢?
 
我們在能行進的路面盡頭暫停了一會兒,那兒有個「班公措賓館」,看似荒廢,或是新建,總之目前裡面啥都沒有,只有招牌,像棟鬼樓。岸邊聚集了滿滿的海鷗,還有一位先生拿著桶子不知在幹嘛,仔細看了一下,窩的馬呀他居然在洗衣服,就從湖裡提桶水,在岸邊洗,洗完再將水倒進湖裡。我倒是沒驚訝他這樣可能不太環保的作為,這兒很多人都會這樣做的,我驚訝的是,這天氣光把手從手套裡掏出來就已經快凍僵了,這位大哥居然可以這樣洗衣服!只能說,艱辛的生活會訓練出異於常人忍耐度,我們只是被嬌寵慣了吧?


 
回程的時候,陽光開始照在湖面上,湖面上波光粼粼……等等,那湖面上一點一點的物體,並不是啥波光,是鳥!鳥,滿滿的鳥,整個湖面都是鳥,大家都棲息在有陽光的湖面晒著太陽!看來鳥島上都是鳥的傳聞不是假的,面積如此大的班公措,如果可以棲息滿滿的鳥類,那數量簡直多到驚人、駭人、嚇死人!我腦中馬上跳出希區考克的電影「鳥」,群鳥發瘋攻擊人類的場面。等到三百多元入場費的時代來臨時,到底是瘋狂的人類四處攻擊鳥,還是被人逼瘋的鳥類發狂攻擊人類呢?
 
班公措一面可以拍溫馨感人又勵志的「三個傻瓜」,屬於西藏境內的這一面,在漢人的建設後,不如就來拍驚悚片吧!
 
班公措其實也只待了兩三個小時,回程的時候,我們在路邊所謂的「日土壁畫遺跡」稍作停留。那山崖邊真的有許多壁畫,聽說都是史前的呢?但我的疑問在於:史前的壁畫到了今日怎麼還有辦法這麼清晰呢?怎麼看都覺得是唬人的,像是友人拿了立可白做加強修飾,天氣冷風又大,就不想在這種半人為的景觀上多花時間了。
 
中午我們到了日土鎮用午餐,那是一個新興的市鎮,其實沒啥商店,但有個廣場上,滿滿、滿滿的都是撞球台(他們叫做台球)。藏人打台球都是在戶外,在塔欽我們也見到了戶外的台球桌,只是,這兒一大片滿滿的台球桌,感覺上像是個全民運動似的!我們驚訝的拿著相機拍照,當地人倒是覺得我們大驚小怪,有啥好拍的?你們那兒沒台球嗎?有啊,但沒一下子這麼多啊!


 
早早的我們就回到了獅泉河,悠哉悠哉的逛逛市集、採買乾糧,因為接下來的路途中,中午恐怕會找不到地方吃中餐。班公措算是個悠哉又不花錢的景點(至少對我們來說是這樣),不過我們的團裡卻有三傻沒上路:孚柏、小裴跟馬克三人,因為覺得之前搭車趕路趕得太辛苦,決定要在獅泉河休息,是說他們一整天做了什麼事呢?聽說買了電話卡受了一點氣,然後吃了難吃的炸雞後,立馬轉戰另一家看起來比較好吃的炸雞,然後就在房間裡睡覺。也就是說,也沒做什麼大事。
 
於是,班公措之「三個傻瓜」,在這一頭居然也後繼有人了!
 
我其實也可以把這篇文章的標題訂為「最後的幸福時光」,而且恐怕還切題很多,因為這快樂的兩天兩夜後,接下來的一路,雖然不至於到「災難」的地步,但也就是一整個受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