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妹的異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個人五四三,平凡碎碎念
  • 179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西藏行-文部南村

 我從沒有抱著「來去小村住一晚」這種美麗的幻想,尤其當時在前面經歷了這麼多艱辛的路程,一心想著的其實是一個有供暖、沖水馬桶廁所、以及有熱水可洗澡的好旅館。不過,偏偏我們那趟路上,除了在日喀則或拉薩這類大城市,否則根本很難住到這類型的旅館。

何況,在去文部南村前,我們還在當惹雍措,因為車子故障而受困到深夜。當我們通過一路泥濘、順利抵達文部南村時,已經是半夜三點,迎接我們的,是一位不會講普通話的老奶奶,她已經煮好了一鍋土豆燉羊肉要我們熱身子,雖然那羊肉腥得嚇人,但依然有達到暖身的功效。

那晚,我們睡的是標準的藏民土房。由於抵達時已是深夜,沒幾盞路燈的小村,根本看不清它的面貌。一群隊友們討論著明天一大早要起床看日出,我很累,只想睡飽一點,於是戴上耳塞眼罩,一躺下來就意識模糊......(如果要把我綁走應該也沒感覺那種)。

醒來的時候,戴著眼罩的我,還以為日頭才剛出來,本想多窩一會兒,但隱隱約約,我聽見了羊的聲音......。

「羊啊!這麼早就趕羊啊!」我本來是這麼想。但不對,這羊的聲音.....好微弱......好近啊!我掀起眼罩,發現整個房間裡,只剩下我跟馬克兩個人,其他的隊友都起床了。馬克正窩在睡袋裡,另一隻手整在把玩著......一隻羊!沒錯,真的是一隻巴掌大的小羊,看來這隻小羊正擔任著一般家庭裡小狗的工作,要把我在睡袋裡的馬克挖起來。

我應該是被嚇醒的,但我承認,我有一點嫉妒。



 
走到客廳,隊友們應該都看完日出回來了,一群人窩在火爐前吃著稀飯饅頭,而火爐邊坐著那位不會講漢語的老奶奶,還有......兩隻小羊!那兩隻小羊太小了,而且不知道怎麼喝媽媽的奶,為了保住他們的性命,於是才會把他們抓進來用奶瓶餵。有了羊,我們坐在人家客廳裡就比較不尷尬,大家一會兒玩羊,過不久,老奶奶的孫子來了,有小孫子要去上學,換上了藏式的制服,另外兩個小孫子,掛著鼻涕對我們這群會給他糖吃的漢人很有興趣,老奶奶替孫女梳完頭髮,緊接著就說要替我們幾個長髮對有梳頭綁辮,於是他們輪番上陣......。

這段流水帳式的回憶,過了一年之後,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清晰。對於旅行的記憶,究竟能夠殘存在我們腦裡的深度有多深,我一直感到很好奇。畢竟像我這種對人臉記憶度相當低,見過三次的人還會在第四次問對方是誰,或是明明之前還挺常聊天打屁,兩年不見居然只記得見過對方,卻完全忘記對方是哪位的這種爛腦人,旅行中很多記憶,居然清晰到不行,像是那年去立山遇到日偏蝕,我在停車場後方拿著太陽眼鏡試圖看太陽,或是在妻籠宿那晚遇上了慶典,在富山時下大雨氣得我把壞掉的雨傘丟到垃圾桶結果嚇到便利商店店員......那以外,最清晰的應該就是西藏的這段旅行,有很多點,發生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過了一年多之後的今天,居然歷歷在目。讓我不得不相信,這段旅程對我自己而言,應該能被當成人生中的一個轉折點,而的確,在這之前,與這之後,我的人生(或自身)的確有了一點改變。

梳完頭,再坐著似乎也沒什麼興趣,於是大家決定走出暖暖的客廳,去外頭走走。渾身髒兮兮又掛著鼻涕的可愛小孫子,緊跟著我們這群陌生人(正確說來應該是緊跟著我一段路,然後又去跟別人),他似乎對水龍頭特別有興趣,他在奶奶的客廳裡,已經見識到數位相機立即顯影的威力,當他見到水龍頭時,馬上衝上去擺 pose要跟它合照,於是我聯想到,說不定是因為天氣太冷、他無法梳洗,才會整臉髒兮兮,因為當我遞給他衛生紙,連教都不必教,那立刻就擤了鼻子(當然也馬上把衛生紙隨手一丟)。



小孫子不會說漢語,但跟著他,走到任何一個他覺得有趣的地方,就會指著某處嘰哩呱啦地跟我說一堆。我們經過了一個男孩,他正拿著一個竹竿當槍桿,碰碰碰碰玩著自己的腦內槍戰,見到我這個外來者馬上秀出一口標準普通話:「(指著湖)來,拍這個!這個漂亮!」他要小男孩到他所站的位子給我拍照,一副大哥的樣貌,結果我說:「你一起來吧!一起拍照!」原本意氣風發的他,居然害羞了起來,硬把隔壁路過的小女孩抓進來,說三個人一起拍,然後見到相機對著他,大哥馬上成了傻弟。見到照片之後,當然也害羞地笑了。

「我會把照片寄給你唷!」我跟他說。
他沒回答,只是傻笑。
「我寄給小弟家吧!你再去找他們拿。」他不說,那我只好說了。
「好啊!」

離開了那幾個孩子,小弟似乎也找到了其他目標跟著,就離我遠去。那一個小村之中,路徑崎嶇,我居然一時分不清東南西北,在小道裡亂竄,沒想到一轉身,就撞上了一群正在休息的牛!牛不太開心地「哞」一聲叫了,但天氣冷似乎他們也不想挪動尊臀,於是我就靜悄悄地在他們身邊拍照,偶而被他們的牛眼一瞪,想想算了,牛要發顛踢了我,這兒可是現代醫療罕至的地方,還是早早離開地好。


離開了牛,找到了路,回到了老奶奶家,發現家中的兩隻小羊也出來放風了,他們爬上了圍牆,在邊上邊走邊咩咩叫,真不懂他為什麼要找這種難走的路走,可能會自討苦吃的動物,不只是人類而已。


在文部南村待的時間,說起來不到12小時,因為我們得在中午出發,才有可能在天黑前抵達下一個城市。車子修好了,車子上的泡麵也送來了,老奶奶早就幫我們燒好了水,準備好讓我們吃泡麵。我們跟老奶奶說,會把照片寄給他,村裡的老師來了,會說漢語的他,把這裡的地址用中國字寫下,他原本說自己有電腦,可以把數位照片存進去,無奈沒有讀卡機......。

回台灣之後,我把每個隊友的照片收集了起來,寄去了西藏的文部南村。從珠峰寄回來的明信片,等了超過了一個月,我回到了台灣許久,明信片才到了我的信箱。這幾張照片去了,究竟有沒有順利抵達老奶奶家呢?給路邊的那三個孩子的照片,我洗了三張,他們可以一人有一張,那個豪氣的大孩子不知是否今天還等著他的照片呢?

希望你們都收到照片了。


 這幾天天氣很冷嗎?一夥人在臉書上哀號著,說天氣冷到要包棉被,但我總覺得,如果要說冷,應該是那種不管多少發熱衣、羽絨衣都擋不住的那種寒風刺骨,我突然想起了,2012年在珠峰大本營的那一晚,在當惹雍措受困的那一晚,還有文部南村的那一天。

然後我想起了:「啊!我西藏遊記還沒寫完!」

於是,我回來了!管他當初訂了自己要寫多少篇,總之,我一直都覺得,不管旅行時序,文部南村,就會是最後一篇。"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這幾天天氣很冷嗎?一夥人在臉書上哀號著,說天氣冷到要包棉被,但我總覺得,如果要說冷,應該是那種不管多少發熱衣、羽絨衣都擋不住的那種寒風刺骨,我突然想起了,2012年在珠峰大本營的那一晚,在當惹雍措受困的那一晚,還有文部南村的那一天。

然後我想起了:「啊!我西藏遊記還沒寫完!」

於是,我回來了!管他當初訂了自己要寫多少篇,總之,我一直都覺得,不管旅行時序,文部南村,就會是最後一篇。"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